是邪不是邪

We have to dare to be ourselves, however frightening or strange that self may prove to be.

求解(*ˊᗜˋ*)/ᵗᑋᵃᐢᵏ ᵞᵒᵘ*

为啥那时她要离开薛    如果是薛赶她走的话   现下算啥
莫不是能同甘却不能其他   如果是老薛的受惊体质问题   那当初她为啥不陪着他    反正就是想不通辣  求各位大大解答   
老薛肯定喜欢她   所以肯定要力挺老薛   假装没有女朋友_(:зゝ∠)_

启之恭

自从紫胤将我封印至今,解封已是民国,我因你的要求而被迫做了郭府上的教书先生。虽然我的灵力还未找回,耐你不得,对你下手没有优势。 但我就是不甘心,凭什么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的陵越,好不容易才有资格站在他的身边,可你却好不容易的就得到他,你方兰生凭什么凭什么。 哦不对,在下应该叫你,郭少爷才是。 【郭总兵,许久不见,别来无恙呀。】张启山身后跟着几个人,军装打扮,看来并非是来府上闲谈的。 【哦,是张老弟来了,真是有失远迎。】张启山虽然应这郭大帅的客套话,眼神却飘忽着,在这郭府扫视着。 【少恭先生,别来无恙,郭少爷可还好。】张启山像陵越却不是他,当初他以为我是个傻子,而我以为他是陵越。 【自然是别来无恙,不过郭少爷好不好张大爷自己进去看便是,在下现在没心情。】说完我不顾张启山和郭老的脸色便进了内院,郭老假意的同张启山说训了我几句,张启山倒是含笑应着。我倒是没有多少歉意,我应下郭少爷做他的教书先生本是无奈,本偷跑了出去。却在酒馆认识了张启山,闲谈了几句好似知己便喝的多了些,他将我带到了他的会馆内,得知我是从郭大帅府内跑出来的,便要我待在他这里,后来他让我去监视郭大帅的衷心,便将我送回了郭府,后来我才知道张启山让我回去根本不是为了郭大帅,而是为了见郭小少爷做的情意。 真心向明月,奈何照九州,空付流。 【少恭给】张启山握着枝玫瑰,蓝色的,他说叫蓝色妖姬,本是送给郭小少爷的,但刺还未去,怕扎了他的手。 【哦张先生倒是不怕扎到在下】我接过,讲那刺握到手里,他有些慌张的想要抢过,我反手就走。 【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,走我请你去看二月红的曲子,作为赔罪可好】他跟上来,完全没有在旁人边的威望,晃眼的眸子,柔的要化掉。 【哼,好茶】 【没问题绝对好茶,嗯少恭,你能不能叫上郭少爷】 【既然张大爷吩咐了自然是会叫的】 【小天你尝点这个,我托人从晴川带来墨茶,还有这个是这最好的点心,你想看什么我让二月红给你唱。】楚馆里,谄媚的张启山,单纯的郭啸天,品茶的我。 【嗯张大哥我想听西厢记】郭长林傻不拉几的喝着茶,嘴角有点心的渣子,张启山细心且温柔体贴的为他抹了抹嘴,看着他的眸子里都是宠溺,而郭少爷还是傻不愣登的像个白痴。 【噗张启山你】二月红喷出口茶,惊讶的看着这个完全没有利气的张启山。 【请二爷为我们郭少爷唱曲西厢记】张启山看着郭长林对二月红下达着诉求,郭长林含着满嘴的点心说要侃似绘得纳尼,张启山忙给他递了口茶,看着他喝下去。 【二爷小林说要从私会那里看】张启山说完才发现二月红溜走了,拍了桌子要起来去抓他,郭长林拦着他要茶喝,张启山不舍拒接便看了过来,眼里做了示意。 【知道了】拍了拍衣服,看了眼柔和的张启山,我到底比不了。

放肆

都说纳兰容若是大清的少年才子,却不知他竟是个痴儿,这痴儿为爱而生,只要给他爱的机会,他便会痴情入骨,万劫不复。
初见纳兰容若时是在宫中,同小书童浅枝儿抱了几本诗词给惠妃送去,那时他安静的站在惠芝宫的宫墙外,墙内的海棠肆意盛放,墙外的君子眼中柔情。
他望着这漆红的宫墙,好似是丢了东西的在里面,却如何都找不出进去的小道。这纳兰容若单看上去便就是个温润的公子,现而衬在这冷肃威谨的宫墙旁,更是显的他越发的气质若兰了。
以前便常听宫内的人说,纳兰公子自小便饱读诗书,文武兼备,方才十七便入了这国子监。虽为大学士之子,却从不以尊欺卑 ,对待下人温和谦逊,为人斯文儒雅,做词信手拈来,如今见来果真是个风姿绰约,隐逸淡雅之人。好似是从那传世的诗篇中踏词儿弄曲儿来的少年郎般,不知是引了多少黛意诗香。
而说起这宫中的藏书阁,实在是显少人来,日里最多不过是有几个勤于功课的皇子来查阅些,有几个与我玩的好的,不时的会让自己的小厮送些点心呀茶什么的来。还有几个自诩文臣之将才的大学士总来装个样子,不过翻看小会便走了。虽然的确是冷清了些,但于我和浅枝儿而言到实在是悠闲了许多,而且还不用费力同那些个看不惯的人攀谈。
可让人觉得怪的是,这纳兰公子近日来的到越发的多了些,虽说宫内藏书阁的藏书是琳琅满目了些,不然我才不能来这上任了,抱盏茶,吃些果,抓着书,悠然的看韶华初上,看闲自独吟,看幽静泼墨,尝茶弥树清。
可纳兰府不同呀,那的藏书几尽是书中的上品了,何况以纳兰公子的名,还不是想要什么书,便有人送上,何须自己跑的呢。而怪的就是这纳兰公子,每次都要远上我这藏书阁来闲读,来的多了,不免的便闲谈了几句,交谈下来只觉此人文采之深,思绪之跃,温雅率性,不像我,自诩读了些书,便真可当大学士了,却不知比起这才子不过只是个小毛孩儿而已。虽然文化不在同个境界,但容若为人不但没有大架子,还风趣洒脱来的多,因而我便同他交熟了。
和容若混熟了后,他便常提着壶泡好了的清茶,上我这大学士所管辖的藏书阁来。和着清雅的几绺茶香,对上这藏书阁的书味,不将自己当少爷的纳兰大才子,肆意的斜倚在用来晒书的檀木露台上,青衣抚着檀木,轻笑撩着柔风,软糯的阳撒落在桃树青叶上,撒落在他手上书中戏曲里,撒落在泡好许久的淡茶里,撒落进他漆黑的,看不清思绪的眸子里。
看他这般风流样,到是像那书中所写的,那斜倚栏觞,低吟浅唱的不羁才子,而不是那个儒雅严谨的纳兰容若了。
后来说他为何总来,他美名其曰,“你这都是书,怪冷清的,我要是不来,你可就变了个书痴了。”原来您老来这是因为看我这实在冷清呀,我才不信,来了就躺那喝茶看书不出声的,还嫌这冷清,你最冷清好不好,可真是个怪人。而且每次来都要带上壶泡好的清茶,虽却是清淡可口,茶香桃蕴满溢。但我实在是弄不懂他这怪行,便让浅枝儿去抓了些好茶全泡上,抱着那些个茶全都喝了几大壶,品了会觉得,还是可以的呀。虽然我这的茶是不及他大纳兰府的茶,但都是给那些个皇子喝的好茶,味虽然没他的好,但还是很好的,应该。
“哼看来纳兰公子是对在下这藏书阁里的茶有意见呐”手里抱着他带来的茶喝着,语气里几分讥讽,却殊不知这是他自己种的茶,“贤弟可是莫要打趣,此茶可是在下自己种的,此水可是在下于园中桃树上叶子所得,子之若是介怀,在下以后便不带了就是。”他虽说的诚恳,却是让我羞的不行,“你看如何呢贤弟”好个纳兰容若,这讥讽才真是有文采,“咳,那个容若啊,小弟的意思其实是,这藏书阁的茶真是比不上你带的那茶,你看要不你下次多泡点”看他那边笑的畅意,但却不知为何,在他那眼眸里愁绪还是如此的深沉,漆黑,就像惠芝宫外的初见般那样浓郁。
容若虽从来不老实的说他为何老来这藏书阁,但我知道他绝对不是为了书,不是为了来我这趴着吃茶养膘。他不说,我便只觉他不信得我,想知道却不好意思去问,憋的不行了便不在理他。浅枝儿这丫头知道了我的小心思后,偷摸的告诉了容若,然后这个冷清公子竟带了壶果酒来,纳兰容若喝酒,开玩笑我和浅枝儿都懵了,这这这是要作甚,“你若是想知道,我便说与你,可这是视你为知己才说予你,你若是说出去了我便不来了。”说完便给自己斟了盏那桃果酒,好样的这是打算自己喝呀,“自然不会说,毕竟你来不来没关系,喝不到那茶才是真”给自个沏上,喝了点,只觉这酒里有着若有若无的桃味儿,清淡而纯然凛冽实在是让人如痴如狂,却不及那茶香来的悠扬洒脱。
容若说,他年少初时,曾红尘陌上,心见了个她,忘不了,便极尽妖治。
下人们都说我不屑于同自己年纪差不多大的孩童玩耍,却不知因为我自小便比其他的公子哥聪慧,因而他们都不想带我玩。
虽然内心孤寂,但我总装做不在意的样子,却是只能自己看些书,做些词,种些茶,以而解了这寂寥。
纳兰府内,桃蕊娇不倦,清风潜墨香,我实在清闲了,便站在后院中提笔沾墨,欲绘下这娇懒的春色。
可我还未落墨呢便遥见远处的桃林中有抹嫩生的粉色,这桃林里的桃蕊还未放,何以来的这盛色,我不由的便往前走了去,想要看个明白。只见个粉黛桃衣的少女在这桃林中,轻哼着无调的小曲儿,采着那娇惯的桃枝,稚嫩的声音和着词曲,透露出了打算将这桃枝养大了的意图。我不禁上前打探“小丫头,你要将这桃枝儿采了去,还要养大了是做甚用”这小丫头闻言看去,见少年一身月白色的薄衫,墨色的青丝随意散在肩处,衬的他白不溜湫的,还以为自己采到了个桃树妖,转身就跑,边跑边叫,“啊啊啊啊啊啊桃妖,这真的有桃树妖啊!”这到有趣,可我自小便是体弱的,方才追了几步便觉得虚,而且那小丫头实在是能跑,我觉得既然追不上了,便就放由她去了,想来觉得不过是府上新来的小书童而已。
回到了案前,我想到了方才那个将我当做桃树妖的小丫头,不由的笑了起来,提笔便将那抹采桃枝的粉给绘了出来。
正要提词便听到随从急忙跑来,说是少爷的表妹来府上玩不让下人跟着,现下却是找不到了,纳兰大人让全府的人都去找。看他那着急的样子,想必是如何都没找到,不禁撇了眼那桃林想起了方才那傻丫头,莫不就是她,想了想后我取了那绘图便往桃林里跑,心里想这着,若真是她,可真好。
这桃林是我纳兰府上最大的地方,旁人若是不熟,走进去便会失了方向,我走绕了许久都不见那抹粉,想着她是不是出去了,可她那么傻定是走不出去的。
“嗨这位小哥哥”正想着便听到个软糯的声音,还以为是那抹粉,可想起那个边跑边叫的气势磅礴的大嗓音,嗯,不是她。
“喂,你这桃树妖,叫你呢”闻声看上去,只见方才那个傻丫头眼里满溢着水,面上很是委屈,我不禁想是不是找到了个假惠儿。看她那实在是委屈,我便用上所有的温柔,轻声的对她说“终于找到你了。”说完那丫头便扑上来抓着我的衣袖,眼里的水流呀流的,“好你个桃树妖,真是做得出来,我都迷路了你还来抓我,不就采了几枝桃枝,你就追着我跑,若不是你,我才不会迷路呢。”这丫头迷路了还怪我,实在是我才觉得委屈,“那你采桃枝做甚”她若是要,叫人来采就是,“桃树妖你不知道呀,都是我表兄纳兰容若,他不屑跟比他傻的人玩,所以我就想讨好他,要不你找他去好了都怪他。”看这边委屈到不行的丫头,那会我觉得自己才委屈好不好,让这傻丫头当做了桃树妖不说,迷路了还怪我,还说是我要吃桃子,自己采桃枝让桃树妖抓了便让桃树妖来抓我,还没见个面呢就来黑我了。
“咳其实在下并非桃树妖”看她满是不信,我寻思了好久,那些人不带我玩莫不是因为我真是像只妖。
“那你是什么妖”意思我还是个妖不是,“在下不是妖,在下是你那个不屑和傻子玩还像只妖,还要吃桃子的你的表兄,纳兰容若。”说完那丫头便吼到,“你个骗子,我不信,你肯定不是我表兄”取出方才的绘图,“你看我不是你表兄呀,纳兰惠儿”她看着画有她的绘图静了小会,“哎呦呀表兄,方才有只桃树妖化做你想要骗惠儿,还好容若哥你来了”看她娇弱的耷拉在我身上,做出刚才我什么都不知道,你就是我表兄,刚才真的有只桃树妖的效果,这个傻丫头还真是好玩的紧,反正没人跟我玩,后来她便留在了纳兰府。惠儿本来是对读书不感兴趣的,可每次我读书时,她就偏要在旁边,要不就磨会墨,要不就喝会茶,要不就哼会小曲,虽然实在是打扰了我,还没有自觉,但我却不知为何,居然不舍说她,就想让她在这胡作非为的。
“她就像个精灵,在我那大雪覆着的,孤寂的心里,用那抹温柔,使得我盛放。
还有在桃林里,惠儿老要同我演初见的那会,不然就是让我给她绘图,给她做词,那会我想便随了这个任性的傻丫头好了。”
所以容若做绘的最多的是纳兰惠儿,做的词多都是给纳兰惠儿了,说的最多的是她,最想的还是她。
“在茶园里,她总是要喝我采的茶说是香,有次给她泡了问她茶可香,她说特别香,可其实我根本没有放茶进去,还真真是个傻丫头。”
是呀,容若看她喝完了还要喝,便偷摸的添了茶进去,还担心她喝到涩茶,便自己特意为她采茶树上嫩不溜的茶,看她肆意畅饮,纳兰容若到像个痴儿。
“还有还有,在我的那个院子里,有棵桃树,惠儿看我甚为疼它,便精心的看管着我的这棵桃树,特地去挑来泉水,放入些茶籽,说是这样泡了,桃树就能有茶树的香,还以为她不过想玩,但却从不曾休息的做着,后来这桃树还真是有若有若无的茶香了,你喝的茶还泡有那桃叶呢到不如叫茶桃了。”
的确,做为棵桃树她给弄出茶香来,你知不知道其他桃树如何想。还不说后来你还用这桃树的叶来泡茶,虽然泉水清冽,茶悠桃浓而宜,我的确喝的还不少,所以对那棵桃树好就为了用桃叶泡茶是不是。
其实他说的这些我都是知道的了,他边说着,我便边回想着,他年少时敛去稚气装凛然的样子,读诗时浸于诗内的如痴如醉的样子,为园内的挑树浇水时认真的样子,在桃树下做词的样子。
还有他带着惠儿在池塘里嬉戏,纳兰大人知道后,嫌他不知分寸,罚他在在池塘里不准上来,看容若冷的轻颤,惠儿便在纳兰大人的书房里胡闹,扰的纳兰大人不得不免了容若的罚。还有惠儿想要喝酒,他便偷摸的给惠儿泡了桃子酒,后来我尝了点,其实根本算不上酒,不过就是有点酒味的果而已。让纳兰大人发现了,罚着容若泡了好多酒,惠儿心疼的不行,容若却一本正经的说“你看泡了这么多,以后我去了国子监,你就不用担心没有喝的了”他的声色明明是有些冷清的,可惠儿却不知为何,那人的声竟让慧儿不由的羞怯了起来。
容若壶中的果酒已经喝了不少,他晃悠的站起来就往外走,“我要去找她”声音里满是委屈,“你不能去找她”看明明他晕的站不稳了,还偏要执意的往外走,“凭什么我不能去找她,为什么你们都不让我去找她,凭什么”他听到这话竟吼了起来,声音里的癫狂让他轻微的抖动,好像用完了所有的力气,静下来的他扶着书坊滑落,“对,我不能去找她,哈哈哈我不能,我纳兰容若不能”他抓着自己的衣服,痴笑着流泪着。为什么,不过是个小丫头,他何必如此,终是不忍见这样的他,“纳兰容若自然是不能去找她,但如果是我的书童,说不定可以”他听后想了会,走过来抓住我的手,眼眸里都是真诚,“贤弟,在下方才失态了,但你其实不用勉强的。”大哥就你这眼神,说出这话来我哪好意思不答应你丫的。“那就请纳兰公子你换上那书童的衣服,随我去给惠妃送书便是,只是不要多语。”其实这我到不担心,容若就算想同她多说,惠儿都不会搭理他的。取来了书童的衣服,他便紧的换上,“这是我书童浅枝儿的衣服,她虽然是个小丫头,你穿到底是不合适,但待会你只要低着点,说是来藏书阁帮忙的就是。”说完浅枝给他喝了些醒酒的,用熏香掩了些酒气,“容若大人这是几呀”,既然浅枝儿你问了是几了,那你能不能比出来给你容若大人看呀,你这是调戏呀。嘿!本小爷还在这你就能去调戏别人,看来是吃多了,下次你别想吃甜点。看容若那边差不多醒了,便让浅枝儿找了几本惠妃没看过的诗文,带着容若向惠芝宫去,走了会容若便不走了,用手抓着我的袖子,“不对,我从没同你说过她是是妃子,你怎会知道的”看他那有些防备的样子,到不由的想逗他一逗,“自然是惠儿那丫头所托的,不然我怎会知道。”他听后竟有些欣狂,“惠儿她真的拜托你来带我见她。”看他那样,我到不好意思说是骗他的了,“自然是惠儿所托,只是她毕竟有些娇羞,不让我告诉你。”说毕,他便大步的往惠芝宫走去,说好的书童呢到像是我是书童了。
进了惠芝宫,海棠开的正好,惠儿身着粉裙在树下跳着舞,风吹着海棠落在她衣上,她哼的还是那个小调,我好像看见容若眸里的那些漆黑,幽蓝,和进了海棠的粉。
“惠儿”他的声音不大,小的只有我能听到,可她却看了过来,就像知道他来了,那个她心里想到泛滥的年少初见,那个看上去冷清的少年郎却曾为她做词采茶酿酒的少年郎,那个让她在这宫墙中思之如狂的少年。
“贵妃在下来送书了”担心容若真的叫出惠儿,而他的惠儿跑过来扑到他,机智的我只好出声提醒,“嗯”她说嗯,嗯?跟我说话能不能不要只盯着我的书童看,还有眸里的水收下去行不行,会被人发现的呀。“那这些书在下就先送进去,你手上这些是都是新作,还不赶紧送给贵妃。”容若呀,机会给你了,抓住了。
“你们跟本大人放书去,别打扰贵妃选书,赶紧的。”叫了院中的小厮跟着去放书,这会你们干啥都可以了,嗯,容若呀都是哥们不用谢。
在书房里放好了书,看那些小厮们要出去了,“别走呀,这些书是要本大人自己弄上去是不是。”想着容若他可能还没好,只好抓着他们弄书,弄了好会后想着容若可能好了,就让他们出去了,不然就会让人怀疑了,还以为我对惠妃有意思,说给皇上那个小子,本公子就要让皇上抓去了。
“惠儿”惠什么儿呀,别脱本公子下水,“咳咳咳啊咳咳咳咳来人呐给本大人取点茶来呀,还有你们几个别闲着,去给上次那些看完的书找出来呀。”骗走了她们,便听容若在院子里“纳兰惠儿,你当真不在理我了。”他抓着惠儿的衣袖,眼里的忧伤好像要溢出来,“请纳兰大人自重些。”她没有甩开容若的手,从她精致的妆容上完全看不出她的神色,“果然一入宫门深似海,是在下失礼了,告辞。”他颓然的放开了她的衣袖,那冷清的声音有些发抖,“容若”追着他出了惠芝宫后,他并没有走,只是痴迷的对着那些院里延伸出来的海棠看的入迷,“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咳咳咳咳咳咳”他咳的爬在墙上,眼里的水关不住的溢出来,扶着墙的手用力到发白,他却倔强的盯着那满墙海棠,好个纳兰容若,她既如此你何必情痴。
搀着容若好不容易到了藏书阁,他坐下后咳了好会整个人虚弱的很,“浅浅你赶紧叫上几个人,我送容若回去。”容若本来就体弱,现而孤寂愁闷,慧极必伤,可只能怪的自己的愚忠。
他本可娶了慧儿,本可带她走,本可同她浪迹天涯。可若不是他当初优柔寡断,若不是他本于人臣之责,若不是他为了这纳兰府,为了她。
“纳兰大人可好些了~”回了藏书阁,浅枝儿放下手里抓的杏仁,接过我脱下的外裳,眼中有些看不清的东西,“他已无妨,只是莫要在忧神了,还有你,下次吃完东西不要抓我衣服。”坐在容若常占的檀木台上,嗯果然舒服,给自己沏上了壶茶,却不是那个味。“哼我就抓了!还有你木子之,你是不是以前就认识纳兰大人了。”看她装做不在意的样子抓着我的衣服,但眼神里的好奇却是好看懂。“嗯,认识。”这丫头,果然是吃得,还没说完呢便抓起了御膳房送来的桃子酥吃着。
“那不知这位聪慧的小书童,你还知道什么,不如直说。”看她那有些小自傲的样,索性让她说完好了,不然老用打探的眼神看我与容若,我倒是还可以,但就是容若可受不了。“我还知道你不但深知纳兰大人与惠妃的习性,还知道纳兰惠儿同他的交往,而且你的词风都同纳兰大人如此相似,只是没有纳兰大人那般的文采而已。”看我带着笑意看她,没有动静,她便大了胆的说,“对了,你方才你送纳兰大人回去那会,我偷跟着去看了,纳兰大人同你说的可实在是有趣呐,看来他已经知道你不是人是妖了,你说呢木子之大人。”她边说边取来些书,叼着桃子酥,抱了些茶,放在桌子上,“是,他的确知道我骗了他,可在下并非是妖呀,还有吃东西不要摸书。”的确,方才送容若回去,他问我是不是骗他的,惠儿是不是没有让我去找他,那眸像雪清而明,他这般聪慧的,既然知道了,我便只能老实交代了。
“你还要装呀木子之,虽然纳兰大人方才没有问你,但以他的才思定是想到了,你呀,就是他院内那棵桃树妖。”说实话我真的是对浅枝儿这玩意刮目相看,“哦~你说在下是桃树妖,却不知你如何知道的。”虽然有些慌,但我还是装的淡然,泯了泯茶,挑眼看了看她,“本来当初在宫里看见你哪会我是有些惊讶的,你实在不像这里的人,可为何会在这。知道你看管藏书阁后我便特意去藏书阁当书童,刚开始我便觉得你有种桃树的清香,但还有股若有若无的茶香,哪有桃树会有桃茶香呀,所以我还以为是熏香,可你却从来不用这个东西。后来纳兰大人带了那茶来,香味与你那实在相似,但我还是不能确定,当纳兰大人带了那桃酒来后,我便去了纳兰府,果然那桃味就是纳兰大人院里那棵桃树,上面的叶子上还有些若有若无的茶香,看来木子之大人你为妖不纯呀。”
她聪慧我是知道的,可没想到她的心思竟然如此缜密,好个小刺猬,不傻呀!而且做为桃树,有桃茶香我有能有什么办法,你不服你找纳兰惠儿去,都是这小丫头喂的茶水香。
“看来浅枝儿小书童对在下可真是用心呐!你说的对,本小爷我的确是纳兰府里的那只桃树妖,可没人规定过只有小刺猬能为妖,不能有桃树妖呀。”看她那有些慌张,这只小刺猬,还单纯的以为自己没被发现,“你你你是如何知道的,我自诩没漏过刺出来,没扎过你,你咋知道的。”这丫头急起了口音都变了,“那你咋知道没扎过我的,看来你是忘了,当初你跑去容若的桃林里出不来,是哪位爷给你带出去的。”当初这小丫头在桃林里出不去,嘟囔着没桃子就算了,还绕来绕去的,看那刺猬那傻样,要不是她打扰了我休息,我才不送她出去呢。可没办法老让这刺猬在这,待会扎了容若就不好了,只得带她出去,她还不知廉耻的向我要桃子,我说没吃过,她便追着我问叫什么,我只能随意答个“你桃树妖大爷叫纳兰容若”哪知道让纳兰惠儿听到了,那跑起来追不上的丫头,过了好久她还以为纳兰容若是只桃树妖,真的是实在有些对不起容若了。
不过想必当初惠儿在桃林那会便认定了容若是桃树妖了,毕竟容若对这些小丫头而言是秀色可餐的,而桃本来就秀色可餐的。可后来在宫里看见了这只小刺猬,才觉得这种玩意还能让人觉得秀色可餐的,开玩笑我要不然就是看走眼了,不然肯定不可能看上这玩意的,然后我就在宫里找了个藏书阁管着,但但但主要是为了惠儿才入宫里的。
“原来那只桃树妖是你呀,我就说纳兰大人为什么记不得我了,你还不早说,还让我老向纳兰大人暗送秋波,他还问是不是我眼睛不舒服,啊啊啊都怪你。还有本刺猬的刺是软的,软的懂不懂,当然不可能扎到你了。”是呀,若不是为了你这只有刺却不扎人的小刺猬,本小爷何须来这地方献媚,做这虚伪的东西。
“浅枝儿,你如此聪慧,那你可知纳兰惠儿为何不理容若。”宫内的海棠要落了,柔风撒了些许海棠的瓣进茶里,带着忧愁,却不是那个味。
“因为她有了小皇帝就看不起容若大人了,哼。”看小刺猬颇有些为容若抱怨的样,单纯。
“不,其实惠儿她是个很心细的小丫头,虽然她有些小任性,但她却深知以大局为重。当初那小皇帝看上她了要她入宫,惠儿为了纳兰氏,只能弃了她的容若,弃了她的心意,弃了她的自由。可所有的东西她都不告诉容若,她想让容若恨她,可她不知道的是容若终是不会恨她的,他只会恨自己,只会伤害自己。”看浅枝儿有些忧伤的眼神,看她手里的那些个东西,“你抱这些是要作甚。”她将那些个东西全弄在她袖子里,“你赶紧选点书,然后你那些个茶我都带上了,赶着容若大人还没来抓你,赶紧跑。”她叫着收了些御膳房做得吃食,“好”去取了些书,“你可是决定了,出去了就没有御膳房的好吃的了,你当初不就是为了这个才来宫里的。”她将我手上的书全扔她袖子里,让我不由的感叹,“你们刺猬的袖子可真是能装呐。”她抓着我的袖子往外走,“你管呢,就想跟着你不行呀,而且你以为刺猬都像你们桃树妖似的好看不好用呀。”要不是她在夸我帅,说真的,这只刺猬精就完了。
“完了,纳兰大人来了,跑呀。”浅枝儿拽着我就准备从木窗那跳出去,那劲大的呀。“别呀你个小丫头,爬墙可还行。”给她拽回来后,抓起桌上她遗落的桃子塞她嘴里。
“噗~子之你还是轻点。”容若进了藏书阁,还是那清冽似泉的声。
“大人说笑了,不知大人不在府上休息,偷跑来我这做甚。”看他里面穿了件青色里衣,外搭了件淡绿色薄纱,不是偷跑出来的才怪。“的确是有些东西想问你。”他扶着檀木台卧着,那人儿白净却苍白无力,温柔却特别虚弱。“浅枝儿,别吃了,去取那件深绿色的袄子来。”看浅枝儿急忙的跑去了,我握了盏冷茶给容若,他接过却笑而不语,吹了吹清色的几绺子烟便捂在手里。“你是不是要走了。”像他这样温柔的人,什么都知道却宁可自己憋着,“嗯。”看着他若水似的眸子,我竟不知道同他说什么。“那你走了,院里那棵桃树。”他没有说完便不说了,我知道他想说什么,他想问我走了的话那棵桃树会不会枯。“反正你有大片的桃林,枯了那棵还有其他,你不必介怀。”用些自嘲的语调到是可以掩盖住些不舍,“是呀,但我只是觉得那棵比较特别,毕竟从小便养着。”纳兰容若的诗词里大多绘桃咏桃显桃,若是其中那枝特别的,“不会,与我来说容若犹如大哥,所以那棵桃树是不会枯的”。
浅枝儿取了袄子进来,我接过给容若披上,他看着浅枝儿,被容若看的有些紧张,她便抓着我说,“容若大人其实我是只刺猬,要不我给你变个身,你就不要抓这只桃树妖了好不好。”我赶紧抓了她,“信信信,你还是出去待着好不好,你容若大人不想看你变刺猬。”说完容若却接了句,其实还没见过呢,然后容若的手里便抱了只刺猬。
“浅枝儿丫头这刺竟不扎手,倒是有趣,怪不得你要走。”他扶着檀木起了,将浅枝儿轻柔却郑重的放在我手里,抱起那盏茶。“子之与容若而言伯牙子期,贤弟有只刺猬要爱着,在下有枝海棠要护着。”不扎人的刺猬,不软弱的海棠,都说纳兰容若是大清的少年才子,却不知他竟是个痴儿,这痴儿为爱而生,只要给他爱的机会,他便会痴情入骨,万劫不复。
“容若大人,与海棠若只如初见便够了,还请务必珍重。”纳兰容若,如诗的少年,他的才情必将留于史诗。
“那棵桃树我会如惠儿那般待好,贤弟莫将韶华轻恍,容若虽不留,但望子木别忘了你容若大哥,在下,告辞了。”
还记得容若曾说过,堵书消的泼墨香,当时只道是寻常,浅枝儿说容若大人总是淡淡的,却不知他的肆意栏觞无可奈何。



不过闲来胡乱写的   要是有人看不惯或者同历史不同还是请不要深责  


所以看了为什么不给点建议呢(ヾノ•᷅ ༬•᷄ )噗!



想要

其实是想要在这里开坑的说【想歪的罚站】  
但是…只要在下开过同人文…的cp都.....迷之冷清了